減低中途輟學率和連結學習同伴的網路面授





 李青蓉

  國立空中大學管理與資訊學系
  台北縣蘆洲市中正路172號
 TEL:(02)22829355 EXT. 413, 423
  EMAIL: crlee@hpdns.nou.edu.tw

 

摘要

  

  本研究以網路教學的方式代替空大傳統的教室面授。其目的為減低遠距學習者中途輟學和提供小組合作學習的機會。網路班的師生利用非常經濟又可行性高的BBS系統,進行個人自我學習和小組合作學習。本研究發現網路班的中途輟學率比起其他教室面授班非常的低。雖然在期中考和期末考平均分數居冠,但是比他班退步。這是值得深入探討的原因。另外,同學也表示網路班的收穫不外乎和小組組員合作以及共同切磋學業。可能透過網路教學,分散各地的空大同學能在合作學習過程中,產生同學之間的情誼。這支持著學生繼續研讀課程的動機。

 



一、研究動機

 

國立空中大學提供成年人在職進修的學位課程,每年選課學生人數高達十萬多人,然而能夠兼顧工作、家庭,持續學習到參加期末考試的學生人數並不如預期的多。例如八六下學期期末考缺考人數為23614人,高達22.53%。有些科目,三分之一的學生都中途放棄,例如英文文選、美學、管理經濟學概論、應用統計等課程。從相關的研究[1][2]當中,也發現遠距學習者中途輟學的原因包括:課業疑難無人可請教、時間不夠、教材份量太多、面授對學習助益不大等等。的確,空大的學生平日在家自學,只不過每個月必須前往指定的學習指導中心去「面授」。面授即兩小時的教室教學和傳統的上課無異。這個面授教學也是唯一讓師生產生互動、課業疑難獲得解答、認識、結交班上同學的唯一時機。有些同學踽踽獨行地自學,在學習無友伴之下,修讀空大的課程。因此,學習的持續力變成了視個人而定,對於如何挽留中途放棄的成人學習者是任何遠距教學環境下教育單位所面臨的一大挑戰。



為了解決上述的問題,空大網路面授班成立了。網路面授教學具備以下四項特點:(1)網路面授班的同學不用花費時間和奔波之辛勞,參加每月一次的面授,而是平日就能上網,與老師、同學切磋學業。(2)網路上的切磋學業也不只是消極的課業疑難解答──由學生發問,老師回答。網路面授班依照教學設計的相關理論,由老規劃、實施、和監控整個的學習過程,同學上網的互動表現也是加以計分的。(3)除了自學性教材結合線上教學的方式,在網路面授的過程當中,我們加入合作學習的模式。每一個學生由上網的自我介紹中找到其他兩名隊友,組成三人的小組,共同完成老師指定工作。(4)所進行的課程是「電腦入門與實作」是一門要教導學生操作電腦的技能,以提供同學有如上機實習課的經驗(該課程沒有上機實習課程)。





 

二、研究問題



 

五個本研究提出的研究問題乃如下列所述:(1)網路面授班是否有較佳的學習持續力?缺考人數比其他傳統面授班較低?(2) 網路班是否有較佳的學業成就?平均分數比其他傳統面授班較高?(3) 網路班的小組合作學習是否會促進同學之情誼而彼此切磋學業,互相扶持?(4) 網路班的師生互動也增加同學對該課程的瞭解嗎?(5) 在進行網路教學時,有哪些現象的產生?





 

三、相關文獻



Email, BBS, 和電子會議統稱為CMC電腦媒介溝通軟體。早期三者分別為不同的獨立系統,而現在BBS系統就已經包含了其他二者。Harasim, Hiltz, Teles, & Turoff [3] 曾說過:「最小型極可行的網路教學方式就是利用區域網路中的電子佈告欄(BBS), ...這種方式不僅讓老師獲得直接且整體性的經驗,也能夠避開行政官僚體制下的限制」。也就是只要老師知道大部分的學生可從家中或其他地方上BBS站,任何一個有心的老師就可實施網路教學。而在台灣大專院校的BBS系統在教學方面的應用卻不多見。主要原因可能有三項:一、操作的介面不如Email的友善,對不常使用的老師會造成障礙;二、BBS已經形成學生文化之一,校方也有時也為不當之言論頭痛和面對難以管理的問題。三、BBS以發言討論的方式,達成資訊流通、交換或意見分享,適合於某些學科,例如重視案例討論的企業管理課程[4]或社會性議題[5]。然而CMC獨特之處乃被視為──透過時空,支援群體工作(group work)和有利於團隊合作導向的利器[6][7]。這個特性應用在遠距教學方應該最為合適。唯國內的學習理念一向重視競爭或個人學習,並且在正規的課程或教室中,難以實現合作學習之理念[8]。許多合作學習只應用在較年輕的學習者如中小學。尚未對成人學習者有深入的探討。不過,研究者已經提出:合作學習能夠促進人際間的相互吸引力,形成社交性的互助和互賴,進而會產生較高的自尊和健全的心理健康[9]。而且再度將自己所知所得,闡述給其他學習伙伴,也能夠或的較佳的學習成效[10]。 





 

四、研究方法

 

 

1. 研究對象

在學生選課之前,老師散發出兩百多份的網路班招生傳單給上學期修過電腦概論課程的學生。傳單中告知學生參加網路班的特色,並且要求欲報名者不僅必須從家中或工作之處有電腦上網,而且已經知道如何上網。最後報名學生人數有31人。


2. 研究設計

由於研究對象人數不多,本研究採用觀察記錄、問卷和訪談、座談的研究。另一方面,在平日學生在BBS自我表達的發言、師生的線上交談、或兩次師生的座談都充分流露出學生對網路學習的意見。因此這些內容可作為較為質化的分析。


3. 研究工具

本來擬採用的BBS系統為WWW-based的空大BBS,因為其介面較友善,對於使用者而言,如果容易使用,便可專心於學科的內容的學習。不料,在開始正式上課之前,有同學提出:連上UNIX-based的空大BBS比較省錢和時間。因此,老師決定使用純文字模式UNIX-based的BBS。UNIX-based的BBS功能上有許多功能,例如:線上交談、多人會議、線上發送訊息、投票、精華區整理等等。這些功能到最後都變成網路面授教學的便利工具。不過,學生從空大WWW版的BBS或UNIX版同樣可上站瀏覽和發言。所以在BBS站上特地建立一個專用版面。由一位遠在台中的空大學生志願擔任H666版的版主,負責整理版內的資訊,同時他也提供同學許多上網技術方面的支援。


4. 研究步驟

4.1學期開始初期:

老師首先在開課之後,上站公佈網路班的宗旨和網路班學生成績的評估方式。這包括:(a) 自行分組 (b)同學的上網互動依照不同類別,分別加權計分 ( c) 作業則分為個人作業和小組作業。


4.2初期到期中考前:是老師主導期。

由老師規劃出一個學習進度表──每兩星期研讀一章的教材和相關錄影帶節目。於是,老師每星期的星期一和四會上站發佈問題(每次約3-4個題目),由學生來搶答。搶答的學生人數不限定,只要後來搶答的學生能夠提供正確、或補充或不同的答案,都能計分。接著,也指定不同的小組必須提供一章的模擬考題。根據上網記錄,較少上網次數小組或個人被老師指定要回答老師的問題。


4.3 期中考後到期末考:是小組主導期。

老師規定由每一個小組認養教材的一章,擔任一星期的小老師。小老師負責出題詢問同學或解答同學的疑難。一星期之後,由同學投票決定小組合作表現的成績。最後的期末考前一週,才由老師出面提供總復習。


4.4 兩次師生相聚座談:

在期中考前後,學生都紛紛表示非常想和老師以及其他班上同學見面,因此期中考後約在貓空的茶藝館,有八位同學攜眷前來參加。除了聯誼及表達對網路班的看法之外,並且帶來四部筆記型電腦,老師或其他同學應同學的要求,當場示範或說明與教材相關的內容。第二次的師生相聚是在期末考後一週,約在學校見面,來了十五位同學。大家紛紛表達自己對這學期網路學習的看法之外,還聯署成立空大BBS的網路面授聯誼會版,讓本班的同學還可以繼續溝通和聯誼。





 

五、研究發現和討論

 

 

1. 中途輟學率:期中考和期末考缺考率

 

八十六學年下學期「電腦入門與實作」課程選課學生人數為3234人, 期末考缺考率為32.8%,快接近三分之一人數。由於網路面授班學生來自台北第二學習指導中心,我們以北二中心的七個班級來作比較(見圖一)。各班的期末考缺考率都比期中考時增加許多,H666的網路面授班兩次考試的缺考率都比其他班級低許多。兩次之間的差距只有4%,事實上也就是多了一人缺考。


 

2. 班級考試平均分數

全校的期末考平均分數為51.7分。及格人數百分比為33.7%。圖二顯示出北二中心期中考和期末考各班的平均分數。這裡可看出期末考比期中考難考,所以班級的期末考平均分數下降。雖然網路班的兩次考試的平均分數都居冠,但是退步的分數(10分)比起有些班級較多。再探討一下班上及格人數也是和H506班一樣13人,最高分也在網路班。

其原因可能為空大的學生評分方式。因為期中考成績占30%,期末考40%,作業成績(由老師批改)占30%。而老師得作業分數都給分較寬鬆,因為同學在期中考和期末考試較難拿分。因此,如果期中考考好的同學,加上作業分數也頗高的話,期末考多半較不努力爭取好成績。


 

3. 老師、學生的上網次數和頻率

網路班師生在H666版面總共有1685件發言,打破空大BBS所有版面的發言記錄。其中老師發言次數為200件。學生平均發言次數為48次每週發言平均3 次。同學最高發言140次之多。有八位同學的總發言次數均在50次以上。發言的高峰為期初的自我介紹和搶答期。在老師方面, 老師總共上網32小時(整學期,約16星期),但這不包括使用WWW版的BBS。平均每兩天或每天上站一次。收到的email約為130件。信件內容多屬於兩類:(1) 學生對老師是否有收到作業的詢問和學生寄來的作業;以及(2)對老師的公告性發言有質疑或需要再澄清。沒有私下請老師解決課業疑難的任何信件。在第一次繳交作業時,老師由WWW瀏覽器讀取BBS信箱時,系統未讀取成功,但是自動刪除了信箱。因此,學被迫再傳送一次作業。還有BBS系統限制師生儘能存放60封信件,老師的信箱一下子就爆滿。對老師造成相當大的不便。老師有四次上網和多位同學線上討論功課,平均每次花約1.5小時。不過,多人討論容易岔題,變成閒話家常。


 

4. 學生學習後問卷調查

在期末考之後師生聚會時,十五位同學回收的問卷結果如下。其中第一個問題和第二個問題,有四位同學都填寫「沒有任何問題」。


 

(1) 你覺得從開始上網以來,遭遇到最嚴重的技術性問題為:選項(A)如何從家中使用數據機連線到空大(33.3%);選項(G)如何在BBS上回覆別人的意見(20%); 選項(H)如何送作業給老師(20%)。


 

(2) 你覺得從開始上網以來,在學習方面所遭遇到最嚴重的問題為:選項(F)自己沒看書,所以老師提出來的問題無法回答(33%); 選項(D)沒有太多時間上BBS瀏覽和發言(33%);選項(B)不太容易認識班上同學(27%);選項 (L)中文輸入不佳(27%)。


 

(3) 你對小組合作學習的最重要的意見為:選項(H)我喜歡有學習同伴一起切磋學業(67%); 選項(I)我對小組成員很滿意,並且有信心一起合作(60%);選項(A)自行分組很困難(53%)。


 

(4) 請和教室面授比較,哪些最能代表網路面授班的差別?選項(A)比起教室面受教能瞭解內容(53%);(F)較能和同學切磋學業(53%);(B)較能補充課程內容(40%);(G)較能和老師接觸(40%)。


 

5. 學生訪談、座談、自我發表內容的綜合結果

(1) 學前的教育訓練是必須的,並且提供上網使用者手冊。(2)上網分組不容易,最好開課前就先分好組;一組三人太少。(3)上網的次數、老師出題或師生同步互動時間最好事先規定,可節省同學的上網時間。(4) 如果由同學對小組的表現的加以評分的話最好記名投票:(5) 缺少上站留言的習慣或典範可依循和中文輸入不佳。


 

6. 老師方面的教學經驗

(1) 學生傳送作業所使用的email軟體不同,造成最大的困擾。老師和學生所使用產生資料軟體的版本不同,讀取也會有困難(例如office 95和97)。(2)老師需要一位技術性助教或版主來支援30人一班的課程。(3)老師在處理學生送交作業和計算學生上網的量和質,需要時間和精力處理。(4) 老師在前期必須扮演主導的角色,並且要趁早發現兩、三位熱心、經常上網的同學當種子,這些同學可協助老師促進班上其他同學的上網互動。後期的教學可由學生來主導。合作學習的策略在後期可望充分發揮。(5) 曾發生過老師和學生約定線上討論,但是老師連不上線。所以老師應該有備用ISP帳號,以避免和學生約定上網時,因線路問題而失約。





 

六、結語和建議

  
 
 

從研結果之中發現,網路班的同學產生同學合作學習的情誼,雖然網路上看不見的,然而這可造成三人行必有我師、互相扶攜、截長補短、甚至減低中途輟學的結果。由於許多成人學習者所遭遇的學習障礙就是學習的時間不多,這和較花費學習時間的網路教學,仍然需要學生個人衡量得失或教育單位改善其價值觀。自我學習本來就容易流於拖延,抱佛腳的情形。網路教學上老師經常上限的督促或者學習同伴的鼓勵,也許能改善這一點。再來,學生中文輸入不佳或者不善於以文字表達,因此學生的表現不能完全由輸入的字數多少來評斷。老師要設計一些作業讓不諳文字表達者也有表現的機會,例如搜尋WWW資訊、提供網站、表現自己創造力的簡報等。網路班的中途輟學率的確比教室面授班低,但是在學業方面,雖然同學表示對該課程有較多的瞭解,然而在期末考試分數上,似乎沒有優異的表現。這是值得進一步瞭解是否同學只求及格分數就夠了的心態。

七、參考文獻

  
 
 

[1]劉信吾(民84年) 空中學校學生中途離校預測量表和預測公式之研究。隔空教育論叢,第七輯,國立空中大學。

[2]陳雪華和陳如山(民77年)空大學生中途錯學員因調查研究。 國立空中大學研究報告第3號。

[3]Harasim, Roxanne, Teles, Turoff (1995). Learning Networks: A field guide to teaching and learning online. MIT Press.

[4]洪明洲(民86年)網路技術在企業管理個岸教學建構創造學習環境的應用。 邁向21世紀教學科技國際學術言澇會論文。國立花蓮師院。12月11-13日。

[5]陳家彌(民86年)網路互動視遠距教學策略之構念與期可行性(下)。 教學科技與媒體,35, 47-54。

[6]Hiltz, S. R. (1995). The virtual classroom: Learning without limits via computer networks. Ablex Publishing Corporation.

[7]Jonassen, Davidson, Collins, Campbell, & Haag (1995). Constructivism and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in distance educatio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Distance Education., 9(2), 120-130.

[8]Johnson & Johnson (1992). Positive interdependence: Key to effective cooperation. In R. Hertz-Lazarowitz and N. Miller (Eds.) Interaction in cooperative groups: the theoretical anatomy of group learning (pp. 175-190).

[9]Slain, R. (1995). Cooperative learning: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 (2nd Edition). Englewood Cliffs: Prentice Hall, NJ.

[10]黃政傑和林佩璇(民85年) 合作學習。 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