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傳播服務劃分與管理機制之探討

夏志豪

元智大學資訊社會學研究所
桃園縣中壢市遠東路135號
03-4638800-769
s866702@mail86.yzu.edu.tw

 

摘要

 

伴隨著新世代的數位科技的進步,傳統的電信、大眾傳播媒體、資訊產業將逐漸匯流(convergence)整合成為『數位資訊服務』但卻對現行世界各國之傳播與電信法制產生極大的衝擊。原因是現行的電信以及傳播相關法規﹐於制定之時並無法預見未來科技的發展,將各類傳統的電信、傳播通訊服務,均整合成為資訊整體產業『數位資訊傳播服務』的一環,因此對於各種新興數位媒體的領域﹐傳統上針對媒體種類制定個別法規加以管制的方法將遭遇困難,因此改依電訊業務種類制定不同之管制模式,甚至將所有數位媒體以單一之法規加以管制,在管理機構的設置也能夠逐漸整合為以單一機構統合主導對各類數位資訊傳播服務的管理,似為數位時代媒體管制的較佳解決方案。

關鍵字:數位傳播服務管理機制,電信政策,傳播管理政策

 

一、前言

自大媒體(Megamedia)的狂潮來襲,伴隨著新世代的數位科技的進步,我們對於『資訊傳遞』的概念也將有革命性的變革。在傳播媒介的分類上,傳統的電信、大眾傳播媒體、資訊產業將逐漸匯流(convergence)整合成為『數位資訊服務』[1];而在傳輸內容中電信通訊的內容是以語音為主,網際網路的發達則增加了以數據為主的服務內容,透過技術的研發與網際網路人口提升,在可預見的未來,數據、影像、聲音等多媒體資訊,將會是傳輸服務的主流,近日業界更指出到了2003年以語音為資料傳輸的內容,將只佔整體資料傳輸的10%,剩餘的90%將完全由數據等多媒體資訊所取代[2]。在此趨勢之下,我們對於通訊、傳播的概念也應有全新的體認,未來的通訊內容不論是語音、數據或是影像,均採數住模式傳輸,傳送內容也均為數位訊號的形式。整體而言,各類訊息的傳遞皆自然轉換為數位資訊服務的一環,而其分類端視使用者採取何種方式、器材對內容加以解讀而分。

在媒體匯流的趨勢上,不但傳統的網路服務業者(ISP)可以透過電腦網路提供廣播電視等軟體節目﹐有線電視業者亦可挾其大量的線路頻寬﹐對有線電視用戶提供數據通信服務。然而上述應用雖因數位科技的成熟而成為可能﹐但卻對現行世界各國之傳播與電信法制產生極大的衝擊﹐我國亦無法例外。原因是現行的電信以及傳播相關法規﹐例如現行廣播電視法、有線電視法等﹐於制定之時並無法預見未來科技的發展﹐因此對於各種新興數位媒體的領域﹐並無適當法律規範可作為主管機關以及業界的依循標準﹐在可預見的未來,數位媒體將成為下一世紀傳播媒體的主流,對現行電信與傳播管理機制暨相關法規加以檢討,實有必要[3]。

 

二、數位傳播服務的整合與政策發展

  1. 資訊、電信與傳播服務的跨業整合暨政策自由化
  2. 在多媒體服務成為資訊互傳遞主流的時代,各類訊息的傳遞將將是需要透過資訊科技的應用,才得以滿足人們在資訊交換時高度互動的基本需求。而透過科技的進步目前在不同行業間業者均希望以現有所購置的器材、設備做更高價值利用而形成不同行業的整合,不但資訊網路服務、有線電視、電信與直撥衛星業者間彼此均可進行跨業經營,就連傳統上業務與傳播、電信業無直接相關的業者﹐如台電、中油[4]、台鐵[5]等均希望藉由既有所屬的路權、土地、光纖網路介入各類電信市場,可預見的未來,各行業間的跨業服務將成為必然之趨勢,各類傳統的傳播媒介亦均匯流整合成為數位傳播服務。

    檢視近年來政府對資訊、電信、媒體服務相關產業所實施的各類管制政策,由法規的演進上,1987年開放用戶自備電話機起到2001年開放包括語音轉售[6]等各項電信服務之政策演進,可以看出各類管制政策的確是朝向自由化演進的軌跡;

    另一方面,在現行媒體管制的相關法令上,我們可以發現多數仍是傾向於嚴格管制,就跨業經營的規定來說,不論在任何法條中如有線電視法、廣播電視法[7]中的相關規定對其與電信服務業或其他媒體之跨業經營均是明文禁止的。但當NII成為政府所推動的首要政策目標,在有線電視法修正上,即提出刪除該法第四條[8]、第二十二條第五款[9],以解除有線電視業者跨業經營電信業之限制;行政院國家資訊通信基礎建設(NII)專案推動小組,也於1997年提出的執進度報告中,已確定將『准許有線電視跨足Internet事業經營』列為首要重點[10];在交通部推動的『有線電視與電信網路整合先導性實驗計劃』中也邀集有線電視業者們,參與此計劃進行實驗性之經營[11]。

    綜觀上述的政策演進,我們可以明確的感受到政府政策乃是朝自由化的方向大步邁進,也就是過去因保守心態下於電信法、有線電視法等相關法規中所設下禁止不同行業間的跨業經營行為,均將逐漸完全的解禁,使我國電信、媒體相關服務均處於自由競爭的市場中。

     

  3. 現行政策之挑戰
  4. 不論是應用何種新科技加入服務,可預見的未來電信與媒體服務均將改採數位模式傳送,即使是傳送資訊的載具可能有所不同,但在一切訊息數位化的傳送模式下,傳統上依媒體種類分類並訂定相關管制法規的做法,將在數位化時代面臨嚴重的挑戰。

    舉例言之,對於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在傳送視訊節目時,中央主管機關對其播送內容有較詳盡的限制,而電信法中對於電信之內容則僅以不得違反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為限,其著重於電信事業之經營、建設與管理,二者對於播送內容的艱制並不相同,因此當由電信設備播送出的視訊,即出現究竟應依有線電視法、廣播電視法還是電信法的規定對播送內容加以規範即產生爭議[12];更進一步的來看,目前我國網際網路上內容的規範並無特定法規加以限制[13],所以當傳統的無線電視台、有線電視頻道商或是廣播電台業者以傳統的播送方式和透過網際網路播送同步播送視訊或音訊時,對於相同的內容在不同的媒介上播送,在法規適用上便將產生究竟是否應該依過去以傳播媒介的不同,而分別制定的管制法令進行管制的困擾。

    這樣的爭議乃是由於各類法令的立法精神均有所不同,檢視過去政府的產業政策,在面對不同產業時的管制心態與措施上自然也有極大的差異。以往政府在制定資訊相關政策時,多採取開放管制和鼓勵自由競爭的心態;而在面對電信及媒體的業者時,政策卻多是較為保守的實施各類管制政策,以維持國家的高度統治和保障國內相關廠商[14]。這樣不同的管制態度,促使長久以來資訊、電信、傳播等產業的發展有極大的不同,如過去對於電信、傳播等產業的經營機會均加以限制,而資訊業者則在許可、報准制的管制心態下充分展現其經營活力,也促使我國的資訊業者在國內外蓬勃發展。雖然在政策走向上有逐漸地朝向解除各項管制交由市場自由競爭發展的趨勢,但由目前政府對於部分的電信事業經營執照與費率,仍採取嚴格控制的管理措施觀之,政府對此產業仍未脫過去的管制心態。而這樣不同的管制態度, 自將影響未來如何公平合理的建構出一個管理機制,以規範由資訊、電信、傳播三項服務整合而成的新興『數位資訊傳播服務』產業。

    回顧從允許自有電信終端機開始,各種電信、媒體或資訊的相關管制政策都是朝自由開放的方向邁進。只是我們應該注意我國的電信、媒體市場乃是長久處於高度的管制,市場中的廠商不是政府以行政力量授權成為獨占廠商;便是政府特許幾家廠商經營形成寡占市場,所以一旦在市場全面開放各行業間的跨業經營之後,為了讓市場秩序較過去更加的公平合理,政府在開放初期對於市場秩序的維持,便應該是考量為因應未來市場的特性,採取不同於以往的管制政策,以求取新市場秩序的公平合理性。在可預見的未來,新的電信、媒體或資訊市場中,此三大產業所提供的服務將不再有明確的界線,且只要是擁有可供通訊設備的業者,不論其原經營事業主體為也都將進入此一通訊服務市場。所以在市場機制的管理上,即如何制定符合公平合理的市場秩序的相關法令,或藉由此一機制來提升產業之服務效益,對於未來可藉由不同媒介卻提供相同服務的業者而言,相關管制政策的『公平性』與『一致性』相較於過去各產業間有相當明確的分際時,便顯得極為重要。

    依我國現行對於電信、媒體與資訊服務的管理,乃分屬於不同的領域。這樣的管制機制和法令將會與因科技進步使得上述三業界整合而成的新數位通訊產業形成不對稱的情況。在我國的現行法制中,電信相關產業乃依電信三法等法規由電信局對其行政監理;而有線或無線電視、廣播等媒體服務則依廣電法、有線電視法等法規,交由新聞局進行管理;資訊服務則交由與科技或經濟事務相關單位規劃、輔導。當跨業經營的限制全面開放後,若仍然依照現行法令對於電信、媒體服務在法律規範和管理單位上均分別制定不同的管理機制,便會出現下列爭議:

     

    2.1 現行法令的適用性:

    在現行各類電信與媒體服務相關法規中,均未能納入對『網際網路』中的活動進行規範,這將使得網際網路人口不斷提升,人們透過網路的互動日益頻繁之後,相關的主管機關與以網際網路活動為經營主體的業者,將無所適從。以網際網路使用者為專屬客戶的『電子報』業者而言,其所出版之內容,近似於出版法中所指之出版品,但卻因其出版品並非是傳統的紙類出版品,所以在適用上便出現極大的爭議。這也影響到其是否適用於出版法第七條,對於『主管官署』為各級政府的新聞主管機關的問題,就新聞機關而言,不知這類經營項目是否在其管轄範圍之內;對業者來言也不知向何機關申請准許發行之登記,甚至不知是否需要依照出版法之規範進行登記;對於電信監理單位而言,以出版、文化等事業為經營主體的業者,卻又不屬於其管轄範圍之內,所以當政府欲依現行法令之規定,對於其經營項目為橫跨不同產業,類似於『電子報』之業者時進行管理時,即出現法令適用不足的問題。

     

    2.2 現行機制的公平性:

    可預見的未來電信與媒體服務均將改採數位模式傳送,在傳送資訊的載具可能有所不同,不過當一切訊息均以數位化的模式傳送下,傳統上依媒體種類分類並訂定相關管制法規的做法,將在數位化時代面臨嚴重的挑戰。舉例言之,對於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在傳送視訊節目時,中央主管機關對其播送內容有較詳盡的限制,而電信法中對於電信之內容則僅以不得違反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為限,其著重於電信事業之經營、建設與管理,二者對於播送內容的艱制並不相同,因此當由電信設備播送出的視訊,即出現究竟應依有線電視法、廣播電視法還是電信法的規定對播送內容加以規範即產生爭議;更進一步的來看,目前我國網際網路上內容的規範並無特定法規加以限制,所以當傳統的無線電視台、有線電視頻道商或是廣播電台業者以傳統的播送方式和透過網際網路播送同步播送視訊或音訊時,對於相同的內容在不同的媒介上播送,在法規適用上便將產生究竟是否應該依過去以傳播媒介的不同,而分別制定的管制法令進行管制的困擾。

    2.3 主管機關的整合

    不只是現行的法令在對業者進行規範時出現適用上的不恰當,由數位媒體跨業經營所衍生出來的另一個重要問題﹐則在於必須檢討目前我國主管傳播及電信業務之相關機關﹐在數位媒體時代中應該如何轉型以適應未來的需要。過去依傳播媒介的不同,而分別制定不同的管制法令與設計出不同的主管機關,當面對未來各類資訊均採數位化傳送後的資訊社會時,若未能由一統合性的機關以數位服務的整體性思考架構對各類傳播媒介予以管剎,而仍依現狀以不同媒中斂搕同管理機構的模式分別管理,可預見在主管機關業務劃分上便會出現相當程度的困擾,所以面對因數位科技進步所引發媒體跨業經營的風潮,政府應針對數位媒體的特性,並考量現行機制的缺失,在主管機關及相關法制設計上採用全新的思考方向。

    現行政策之回顧與反思綜合而言,我們可以發現過去依傳播媒介的不同,而分別制定管制法令對不同電信與媒體服務管制在內容與經營執照上加以限制的情況,當面對未來各類資訊均採數位化傳送後的資訊社會時,在法規適用上將會出現相當程度的困擾,所以面對因數位科技進步所引發媒體跨業經營的風潮,政府應逐漸揚棄過去依媒體類別所採行的管制方法,而對於管制整合不同產業後的新興產業的法制設計,應有全新的思考方向。

     

    三、數位傳播服務的管理機制

    誠如本文前述,對於數位傳播中各項服務的管制政策的確朝著自由化的腳步邁進,但現行法令中對於不同電信與媒體服務,在內容與經營執照上仍存有諸多限制,而當各類資訊均採數位化傳送後的資訊社會來臨時,現存的管理機制,不但在法規適用上將會出現相當程度的困擾,對於應用資訊科技以提升人民福祉也設下諸多障礙。所以面對因數位科技進步所引發產業重整的風潮,政府不應只是將現行的法令朝自由化的方向鬆綁,逐漸揚棄過去對電信、傳播業者所採行的嚴格管制態度;在管制態度上,對於因資訊科技的快速進展,進而整合傳統對電信、通訊與傳播之間的分野後,所形成包涵了前述三類服務所有項目的新興『數位資訊傳播服務』產業應有所體認,進而在法制設計上有全新的思考方向。

     

    1. 設立整合性之管理機構
    2. 我們相信在未來的資訊與通訊服務管理機制建構上,便應該整體翻修現行由新聞局主管的各類媒體管理的相關法規;以及由交通部主管的電信法規。於行政院之下成立部級以上的『資訊通訊委員會』,以類似於現制中『公平交易委員』的獨立角色,總理資訊與通訊服務管理等相關事務[15]。

      為考量前述之法規適用性、公平性與管制成本,所以在未來『資訊通訊委員會』的管轄業務範圍上,不僅是包涵了傳統的電信和媒體服務,更將屬於資訊服務的數據傳送和網際網路服務也納入其中。

       

    3. 管理機構的業務劃分

德國政府因意識到數位時代資訊相關法規即將面臨重整,因此在一九九七年八月施行「聯邦資訊與電信服務架構性條件建構規制法」(Informations-und Kommunikationsdienste-Gesetz-IuKDG),簡稱「多元媒體法」,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對網際網路應用與行為規範提出單一法律架構的國家[16]。該法針對電訊服務之利用(utilization of teleservices),將電訊業者區分為三種類型並課以不同的法律責任:[17] 第一種是所謂的「內容提供者」(content provider),此類業者須就其提供之內容的合法性負責。第二類是所謂的「服務提供者」(service provider),由於此類業者的業務範圍係在提供一個空間、供獨立第三人傳輸其所設計內容之用,因此此類業者只有在被明白告知內容不合法,且該服務提供者在技術上能合理地阻止其內容進入的情況之下方須負責。第三類是所謂的進入系統提供者(access provider),由於此類業者一般所提供的服務只是將使用者連結至服務提供者或網路提供者處,因此這類業者無須對內容負任何法律責任。[18][19]

不僅是對網際網路應用與行為規範,在未來對於電信、媒體等不同的傳播媒介的管制,亦可引用前述以業務範疇區分管制的方式對數位傳播服務進行管理,就本文前述,當資訊均以數位模式交換,各類媒介即成為數位傳播服務的一環,對於不同的服務即應以數位傳播服務的管制體系,進行整體性的管理,並強調不論對各類媒介均應施以『一致性』和『公平性』管制措施;再者,就『數位傳播服務』而言,以現行法令不只是部分條文不足以因應未來的科技所產生的變革,更是在立法精神和管制態度的角度即出現根本性的差異,在未來修法的過程中,若僅依現制採行以媒介不同分屬不同之管理機制,並於一機構中統轄此媒介之傳輸內容、建設、營運的法制基礎上加以修訂,將無法跳脫出既有機制之框架;亦無法整合現行分屬於各機關中的管理權限。所以本文相信針對『數位傳播服務』的管理,唯有重新依業務範疇建構一全新的管理機制以取代現行的法令規章,才得以全然地涵括所有提供『數位傳播服務』的業者,並建立一公平且有能力管理未來各類資訊交換的機制。

對『數位傳播服務』的業者採行以業務範疇區分的方式予以管制時,可依將前述三類型的業者分別依下列原則加以規範:對於「內容提供者」(content provider)的管制,吾人認為可引用部分現行法規中,對於電信、媒體等不同的傳播媒介內容之規制加以規範。凡經營於各類載具(carrier)上播送內容之提供的業者,須就其內容之合法性負責;「服務提供者」(service provider)業務服務範圍,係在提供一個空間、供獨立第三人傳輸其所設計內容之用,因此此類業者只有在被明白告知內容不合法,且該服務提供者在技術上能合理地阻止其內容進入的情況之下方須負責;對於進入系統提供者(access provider)的管制,可引用部分現行法規中,對於不同的傳播媒介在設立時設備之購置、建設管理、頻譜分配等管理項目加以規範。

這樣的分類管制,足以全面性的涵括不論是透過電腦網路、有線電視系統、無線電波、衛星等任一媒介,所傳送的數據、聲音、視訊等資訊服務。對於未來的管理機制而言,將有下列幾項優點,第一,由此委員會為資訊與通訊服務管理的唯一主管機關,將可統一對此類服務對於業者的經營管理。

第二、可清楚的區分不同業務間的責任歸屬,就不同性質業務的經營者,如視訊、音訊、數據內容的提供者;或是提供儲存空間僅供內容提供者播放各類內容的服務提供者;抑或是僅提供器材讓網路使用者進入網際網路中取得各類資訊等不同的服務,分別設計不同之管制法規。另一方面,對同一性質之業務,縱使利用不同之媒介進行傳播,仍然採用同一模式之管制法規,或有業者同時經營二種或二種以上的服務時,則可同時以不同之法律進行管制,如此一來,可以適當解決以往因媒體數位化後傳統傳播法規無法有效因應的問題。

第三、過去新聞主管機關在進行審理工程、建設技術時均需會同交通主管機關共同審理,在取締違法事項時,不若電信管理單位設有專人如電信警察等,專職處理電信相關違法事件;而電信管理單位在處理傳輸內容的規範上,也不若新聞管理單位對於是否違法標準的認定上,已累積有相當程度的經驗。在整合過去電信和媒體管理單位之後,新的管理單位將可收過去電信、新聞管理單位分別在建設管理、電波監理和內容管理上之所長,讓資訊與通訊服務的管理更為合理適當。

德國多元媒體法對電訊業者的分類,適足以提供吾人在數位時代傳輸媒介管制分類的新思考方向。由於數位科技使得電腦網路、有線電視系統、無線電波、衛星等媒介均能毫無阻礙地傳送數據、聲音、視訊,傳統依媒介別所制定之管制法律將無法反應數位媒體之特性,因此若拋開傳統依媒體別之分類方法,改採依業務性質進行分類,對不同性質之業務,設計不同之管制法規,另一方面,對同一性質之業務,縱使利用不同之媒介進行傳播,仍然採用同一模式之管制法規,如此一來,可以適當解決因媒體數位化後傳統傳播法規無法有效因應的問題。

 

四、結論

數位資訊服務整合各類傳播媒介已成為未來資訊交換必然的趨勢,在通訊的服務的管理和產業劃分認知上,自然也不應再依傳統的分類方式,區分『資訊』、『電信』、『傳播』等產業,而應將各類傳統的電信、傳播通訊服務,均視為資訊整體產業『數位資訊傳播服務』的一環,以單一產業的概念取代過去法令、政策,依不同服務內容劃分為不同的產業,再分別制定其管制措施的傳統觀念。所以面對未來處於全面開放的數位傳播服務,在管制政策的制定上,政府的角色將由過去的實際經營者者轉換為市場秩序的維護者,其所肩負起的任務應是:

1.對於以不同模式傳遞各類數位資訊的業者,在管制機制上應特別強調面對各類媒介時所實施的管制政策之『一致性』與『公平性』,讓提供各類『數位資訊傳播服務』的業者共同立足於公平合理的基礎之上,消費者也得以透過多樣化的服務而獲益。

2.如何能極積地維持公平交易中的市場競爭秩序[20],以保障各事業體於市場內,均得以在公平競爭之基礎上從事經營活動,如應如何規制在同類電信事業不同業務間的交互補貼行為[21],使不論進入數位傳播服務市場的先後的次序都能有較為公平合理的競爭基礎;或是防止任何在某一傳播媒介中已擁有極大優勢的廠商間,進行相互間的各類購併,而成為具有過大控制市場之力量以壟斷市場的不正競爭行為,成為新的市場獨占者。

所以我們相信為因應未來針對數位媒體之特性,傳統上針對媒體種類制定個別法規加以管制的方法將遭遇困難,因此改依服務業務種類制定不同之管制模式,甚至將所有數位媒體以單一之法規加以管制,在管理機構的設置也能夠逐漸整合為以單一機構統合主導對各類數位資訊傳播服務的管理,似為數位時代媒體管制的較佳解決方案。

 

註釋

[1]相當多著作均指出此一趨勢,而在Thomas等人所著的Convergence: Integrating Media, Information & Communication中,則相當明確的指出各類媒介將出現彼此『匯流』的趨勢,參見Thomas F. Baldwin , D. Stevens McVoy , Charles Steinfield, Convergence: Integrating Media, Information & Communication ,SAGE Publications,Inc.

[2]資訊傳真,第303期,1998,7,15。

[3]如有線電視法第二十二條第五款,經營電信總局(局)業務者;反之,根據同法第六十二條及二十二條之規定有線電視系統經營者亦不許經營電信局之業務,即是以法律明文規定禁止有線電視業者與電信業者彼此之間的跨業經營。

[4]中油目前沿高速公路之路徑均鋪設有光纖系統,做為各加油站與營業處間的連繫,中油便是希望透過這些既有設備所剩之頻寬做加值性的服務,以提升其光纖設備之使用效益,見工商時報86.5.14。

[5]台鐵則是希望應用其已舖設於鐵道系統沿線的光纖系統,加值性的服務做以提升其設備之使用效益,見工商時報87.4.15。

[6]此開放時程乃依據電信總局固定通信網路規劃開放策略分組最後決議,http://www.dgt.gov.tw。

[7]廣播電視法,根據電播電視法第二十五條及二十七條之規定,新聞紙類出版事業、有線廣播或有線電視事業、無線廣播或無線電視或無線廣播之董監事或經理人或持有前述各事業百分之十失上之股東,均不得為電台之發起人;反之,電台之董監事、經理人亦不可投資前述之各類事業。

[8]劉盛良,有線電視與網際網路的策略聯盟, 1998,3。

[9]交通部,交郵八十五字004089號函(1996年6月27日);交郵八十五字035349號函(1996年7月22日)。

[10]黃嘉珍,CATV跨營Internet法律問題,通訊雜誌,1997.10。

[11]吳嘉輝,NII有線電視與電信網路整合對internet應用之衝擊與影響,1998.3。

[12]參見有線電視法第三十五條及廣播電視法第二條、第二十一條;電信法第八條。

[13]目前我國政府對於網際網路上內容並無特定法規加以規範,僅於其內容違反現行法規之規定時,如於網際網路上販散佈或販賣猥褻書刊時,依刑法第二百三十五條予以處罰,並未針對規範網際網路上內容訂定特別法。

[14]不只是在服務內容上的規範不同,在執照開放的速度與經營電信相關業務執照數量上經營電信業與電腦網路業者也有所不同,以八十五年所通過的電信法來看,在電信法通過之後,屬第二類電信事業的電腦網路服務業者如ISP業而言,不論本土或外資業者只要符合規定即可向電信總局登記後經營相關事業;而屬第一類電信服務事業中的電信業者則依法分別於八十六年一月公布經營行動電話業者執照(共八家)、呼叫器業者執照(共八家)、八十六年四月公布行動數據業者執照(共八家)、八十六年五月公布中繼式無線電業者執照(共二十家),而衛星通信業務和固定式網路業務則至今仍未開放。

[15]此委員會的設置應為我國現制之部級單位、或是仿美制於行政體外獨立設置;和組織形態的配置不在本文的研究範疇內,本文主要乃是強調應設立一包涵管理資訊事務,具有獨立性格之委員會。

[16]廖緯民,德國「多元媒體法」簡介,資訊法務透析,八十六年十一月,第34頁。該文附錄有「多元媒體法」之中文翻譯。該法律之官方英文譯本可於以下網站搜尋之。(http://www.iid.de/rahmen/iukdge.html)

[17]Harry Small, Marketing on the Internet, Computer Law & Security Report, p. 431-435, at 432, Vol. 13 no. 6, 1997.

[18]同註四,第七頁。

[19]在我國NII民間諮詢委員會所推動相關法制增修的過程中,於『健全與提升網際網路辦法』內,也對於網際網路提供者也提出類似的概念,其辦法中以『網路連線服務提供者(Internet Access Provider)』、『網路平台服務提供者(Internet Platform Provider)』、『網路內容服務提供者(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參見陳家駿,NII民間諮詢委員會法規組工作報告,NII民間諮詢委員會(未出版),1998,7。

[20]市場競爭制度乃是憲法中明文規範應予以保障,更有學者認為政府應在維持市場競爭秩序上扮演積極的角色,見廖義男,憲法與競爭秩序之維護,收錄於公平交易法之理論與立法,1995。

[21]多數學者仍強調應修正電信法第十九條,對於電信業者在經營不同電信業務上,不只應禁止經營第一類與第二類電信業務之間的交叉補貼,同時也應對同為第一類電信服務而經營不同業務之間的交叉補貼,見吳梓生,由市場競爭與科技發展論電信與有線電視跨業經營之法制—以美國為借鏡,第121至122頁,1997.2(台大法研所碩士論文);吳榮義,我國電信自由化現況與前景,收錄於第一屆電信政策研討會論文集,交通部電信總局、臺灣大學電機學院,1998,2。

參考書目

  1. Harry Small, Marketing on the Internet, Computer Law & Security Report, p. 431-435, at 432, Vol. 13 no. 6, 1997.
  2. Thomas F. Baldwin, D. Stevens McVoy , Charles Steinfield, Convergence: Integrating Media, Information & Communication , SAGE Publications Inc.
  3. 工商時報87.4.15。
  4. 工商時報86.5.14。
  5. 交通部,交郵八十五字004089號函(1996年6月27日);交郵八十五字035349號函(1996年7月22日)。
  6. 資訊傳真,第303期,1998,7,15。
  7. 吳梓生,由市場競爭與科技發展論電信與有線電視跨業經營之法制—以美國為借鏡,第121至122頁,1997.2(台大法研所碩士論文)。
  8. 吳榮義,我國電信自由化現況與前景,收錄於第一屆電信政策研討會論文集,交通部電信總局、臺灣大學電機學院,1998,2。
  9. 吳嘉輝,NII有線電視與電信網路整合對internet應用之衝擊與影響,1998.3。
  10. 黃嘉珍,CATV跨營Internet法律問題,通訊雜誌,1997.10。
  11. 陳家駿,NII民間諮詢委員會法規組工作報告,NII民間諮詢委員會(未出版),1998,7。
  12. 廖緯民,德國「多元媒體法」簡介,資訊法務透析,八十六年十一月,第34頁。該文附錄有「多元媒體法」之中文翻譯。該法律之官方英文譯本可於以下網站搜尋之。(http://www.iid.de/rahmen/iukdge.html)
  13. 劉崇堅、莊懿妃,網路互連與電信產業之發展,經社法制論叢,第21期,第43至46頁,1998。
  14. 劉盛良,有線電視與網際網路的策略聯盟,1998,3。
  15. 廖義男,憲法與競爭秩序之維護,收錄於公平交易法之理論與立法,1995。